当前位置: 总逼园林绿化有限公司 > 产品导航 > 正文

伪AI真人工,首家无人驾驶卡车公司倒闭了

作者:admin 发布:2020-03-24 23:36 | 点击数:

钛媒体注:本文来自于量子位(ID:QbitAI),作者丨鱼羊 伊瓢,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抚宏生物工程有限公司

潮退知裸泳,伪AI如今已无以为继。

Starsky Robotics,第一家拿掉安全员把自动驾驶卡车驶上路的公司,现在倒闭了。

创办4年,AI火热之时“应运而生”,很快融资1.5个亿,一度成为行业“明星”,各种榜单常客,甚至被彭博称为“承载美国就业的现在和未来”。

然而光环背后,他们干的却是挂羊头卖狗肉的伪AI——一家为自动驾驶而创办的公司,一半的员工却在从事传统的卡车运货工作,公司车队中39辆卡车,90%以上是传统货运卡车,只有3辆加装了自动驾驶传感器。

所以这样的公司,AI非理性繁荣之下能融资,但风口一停,只能跌落摔死。

其90后创始人还煞有介事总结:技术突破还需烧钱,我们却融不到资了。

Starsky Robotics的创始人Stefan Seltz-Axmacher,90后,出生于1991年,非AI技术出身,最初在德雷塞尔大学学工商管理,也曾在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学过商业、市场和经济学相关课程。

他成绩如何不知道,但非常会自我包装和营销,堪比孙宇晨。

△ 左边是创始人,右边是联合创始人

同样是90后,自我营销的辉煌履历可以追溯至初中时代。

他如今的LinkedIn资料里还贴着自己13岁时的“职业履历”——去会计行业猎头公司CareerBank做营销实习生,以免费可乐作为薪水。他为这家公司做了黑帽SEO——就是刷谷歌搜索排名,甚至穿着西装和运动鞋,妄图把自己YY的商业模式推销给这家公司的老板。

我们说“好汉不提当年勇”,这位创始人却偏偏“好汉爱提当年笑话”。

不过可能也正是这样的性格和经历,Stefan很快发现了自己的推销员潜质。于是整个青春期他都在各种行业做实习推销员:出版业、交通运输业、体育器材业……

成年之后,Stefan进入了创投圈,研究如何把idea卖给VC、学习精益创业、为孵化器招商……

总之,Starsky Robotics创始人的履历有种浓浓的创业咖啡的泡沫味道,充满了草莽气质。

甚至在公司倒闭后,他都一板一眼的认真分析、反思复盘并公之于众——当然,复盘的主要是行业的问题。

离开那家孵化器之后,Stefan终于开始自己创业了,他创立了自动驾驶卡车公司Starsky Robotics。

不过,Stefan没有技术背景,因而他自己做CEO,找来了CMU的机器人硕士Kartik Tiwari担任联合创始人兼CTO。

当时是2015年,这个时间点把握的很准,很多自动驾驶公司,就是那时候创立的。

公司成立后,常年混迹创投圈的Stefan很快就融到了钱。

根据crunchbase的数据,第二年的1月和8月,Starsky Robotics分别拿到了两笔投资。之后到2017年3月,他们拿到了380万美元投资,YC也是参投方之一。

投资方的钱很快看到了成果。

2017年底,Starsky Robotics宣布,已经研发出能解决无人卡车“最后一英里”交付货物的系统。几个月后,这家公司将无人卡车开上了佛罗里达州的公路上,完成了一次长达7英里的无人驾驶。

这次是真的无人驾驶,车上没有安全员,Starsky Robotics,成了首家公开测试真正无人卡车的公司。

不过,在此期间,Starsky Robotics还有一个秘密。

从2017年起,他们就开始运营常规卡车货运业务,有36辆普通卡车,希望两条腿走路,先做常规卡车,然后二合一,把自动驾驶业务嫁接上去。

不过,他们的自动驾驶卡车只有3辆,按照36:3的比例来看的话,这家公司几乎就是一家试图做自动驾驶的普通货运公司。

因此,当时这家公司有一半的员工都在做人工驾驶卡车的业务,不到两年的时间里,他们送了2200多车货物。

不过这一消息直到2019年6月才公布,在此之前,他们自动驾驶技术飞快的进度吸引了资本的注意力。一个月后的2018年3月,Starsky Robotics完成了来自Shasta Ventures的1650万美元A轮融资。

之后几个月,他们还挖来了大疆的技术标准负责人来做安全政策主管。

到了2019年,Starsky Robotics的业务进展更快了。6月,他们在公共高速公路上完成了完全无人驾驶卡车的路测,在佛罗里达的高速上让一辆重卡在无人驾驶的情形下行驶了9.4英里(15.3公里),完成了进入休息区、回到公路上、改变车道等功能,并能保持55英里每小时(88公里/小时)的速度。

8月,他们还发布了一个名为Hutch的API,让有货运需求的人直接借助这个入口来下单让自动驾驶卡车运货。

在这样的进展之下,当年11月,Starsky Robotics入选了2020 FreightTech 25榜单,还被CNBC评为“2019年值得关注的100家全球最具潜力初创企业”之一。

彭博社报道称,这家公司的无人驾驶卡车上,承载着美国就业的现在和未来。汽车媒体The Drive用“足以杀死Uber用6.8亿重金收购的Otto”来作为标题核心信息。

看起来真是顺风顺水、前途无量,但假作真时真亦假。

就在这时,靠AI续写融资的创业公司们,面临潮退时刻——跑个Demo、放个视频,已经不work了。

于是Starsky Robotics原本谈好的2000万美元B轮融资,告吹。

两位联合创始人只好开始四处找投资人,解散了许多员工,甚至在与Embark,Cruise,Waymo和图森谈卖身。

最后,今年1月下旬,之前的融资也彻底烧光了。

2月底,货运行业媒体FreightWaves,从这家公司的前高级副总裁Paul Schlegel处打听到,这家公司大约有85%的工程师已经去Waymo、Cruise、图森等自动驾驶公司工作了,而这位曾经的高级副总裁自己,联系我们也在公司钱烧光的当月离开。

Starsky Robotics,第一家拿掉安全员上路的无人卡车公司、YC加持的明星公司,“2020 FreightTech 25”、“2019年值得关注的100家全球最具潜力初创企业”,“承载着美国就业的现在和未来”……

死了。

为何走到今天这一步?

营销出身的Starsky的创始人Stefan Seltz-Axmacher,再次发挥所长,进行了一番自我剖析——与之前创业总结一样,复盘的是自我,接锅的是行业。

他觉得,Starsky Robotics的方向没错,但时机不对。

首先,自动驾驶领域存在一个非常大的问题:有监督的机器学习并不像宣传中那么强大。

自动驾驶不是类似于C-3PO(《星球大战》中的机器人)的人工智能,而是一种复杂的模式匹配工具。

他认为,自动驾驶领域AI能力的增长,呈现出S型增长趋势。

换句话说,就是“当前任何技术都不太可能实现L3级别自动驾驶”。

Stefan还“预测”,以L3为目标的公司至少还要再烧10年钱。

没有几家初创公司能纯靠烧钱活10年。

技术不成熟,没有产品交付,那当然是挣不上钱的。

于是,Starsky想用人类司机驱动的卡车运输业务反哺无人车业务:带来数据,更带来直接的收入。

据TechCrunch报道,2019年,这家公司的车队中只有3辆是无人卡车,普通卡车则有36辆。

有一半员工,都在运营由人类而非AI驱动的卡车运输服务。

而被反哺的无人卡车业务,采用双重方法打造:

为普通卡车配备了雷达和摄像头等传感器,以及能够使其在高速公路上自动驾驶的软件。

当卡车要离开高速公路的时候,办公室里的远程驾驶员会接管卡车,并操控卡车到达最终目的地。

但显然,投资人不喜欢这种操作,并且“在安全方面的巨额投资并未对投资人产生影响”。

Stefan说,人们并不重视安全问题。而Starsky从2017年9月都2019年6月几乎只在坚持这一件事:了解产品造成伤害的可能性,建立安全备份系统。

讽刺的是,在这期间,竞争对手们已经折腾出了自动变道、自动巡航……甚至开始在一些路线实现仓到仓运送。

Stefan还提到,卡车行业连续18个月的衰退境况加剧了他们的困境。

2019年11月,Starsky的2000万美元B轮融资告吹。公司的大多数团队解散。

归根结底,还是一句话:技术尚未突破,钱已经烧光了。

但也别只听Stefan一家之言,即便“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但偏听一家之言,很容易被其蒙蔽。

因为就在Starsky靠着传统卡车运输业务,来让自己的无人卡车业务“可运营或盈利”的同时……

竞争对手中,图森于2019年5月与美国邮政(USPS)达成合作,为其提供无人驾驶运输服务,并在亚利桑那州凤凰城邮政服务中心和德克萨斯州达拉斯配送中心之间超过1600公里的运输线路上往返运输货物。

营收方面,图森此前透露,随着2019年6月将其卡车车队扩大至50辆,2019年下半年图森未来的运营收入将达到每月100万美元。其商业化运营车队目前配备安全员。

还有嬴彻展开L3运营,智加科技Plus.ai的L4级自动驾驶卡车横跨美国东西海岸,完成首次自动驾驶货运服务,Waymo正式宣布货运业务相关计划……

这个行业里的“真AI”玩家,纷纷在技术推进的同时,降本增效,拿营收和利润证明了自我,也在逆市中收获了新融资。

而Starsky,不过只是热潮退后的裸泳者,风口停下之后摔死的猪。

Starsky是自动驾驶公司,还是一家搞出过名堂的无人驾驶卡车明星公司,其倒下自然让人联系到同样倒下的自动驾驶明星们。

比如Roadstar.ai,融资1.28亿美元之后,因创始人内讧,在2019年成为第一家倒下的无人车公司。

比如Drive.ai,曾经估值2亿、吴恩达夫妇亲自站台,2019年6月宣布关闭,解雇包括CEO在内的90名员工。后被苹果收购。

但Starsky之死,跟Roadstar和Drive.ai却又有区别。

Starsky之死,是伪AI公司之死,跟Engineer.ai、Zume等明星败局才是同类项。

Engineer.ai,英国AI创业公司,声称使用AI技术在很大程度上实现了移动App的自动化开发,获得了包括孙正义在内的2.1亿元融资……但真实业务开展中,并没有使用AI,用的是来自印度的程序员冒充AI。

Zume,一度火爆硅谷的“披萨机器人”创业项目,要用机器人AI做披萨,降本增效,立志成为食物领域的亚马逊,估值40亿美元——也获得了孙正义旗下软银愿景投资,但最后AI技术跟不上,卖披萨的公司披萨不好吃,梦碎一地,转型做披萨盒……

所以还是那句话,假作真时真亦假,出来混,迟早要还。

真的假不了,无论寒冬还是暖春。

假的真不了,潮再汹涌也会退,风再大也会停

伪AI创业的公司们,是时候了。

参考链接:https://medium.com/starsky-robotics-blog/the-end-of-starsky-robotics-acb8a6a8a5f5https://www.freightwaves.com/news/exclusive-mass-layoffs-reported-after-starsky-robotics-fails-to-find-buyer-investorshttps://techcrunch.com/2019/06/07/on-the-road-to-self-driving-trucks-starsky-robotics-built-a-traditional-trucking-business/

疫情之下,病毒肆虐,如何更安全地实现隔离,成了人们关注的重点。除了口罩、消毒液、护目镜等被抢断、线上电商订单激增之外,无人配送也在这非常时期被推至台前,进入到了大众视野。

《苏州市高端人才奖励计划实施细则》3月19日发布,瞄准高端人才和急需人才,参照个人薪酬按比例给予重奖,最高每年可获40万元。

3月17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当地时间周一,自动驾驶市场研究机构Navigant Research发布了自动驾驶技术发展年度排行榜。该排行榜显示,特斯拉在自动驾驶策略方面落后于谷歌母公司Alphabet旗下的自动驾驶部门Waymo、通用汽车旗下的自动驾驶子公司Cruise等公司。

原标题:“春天来了,交换心愿吧” | KY匹配计划

原标题:伟人给许世友改名,许世友也给民兵改名:你以后叫于化虎吧

Powered by 总逼园林绿化有限公司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站群 © 2013-2018 版权所有